死神

永远爱太宰治,永远爱双黑

标题仍然没有想好(2)

太宰治,武装侦探社成员
中原中也,黑手党干部
————————————————————————————
早上
朦胧胧的,太宰睁开眼,这里是?哦,我和中也在做任务……嗯……中也呢?
太宰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东西,微微低下一看。
“中……中也!?”突然震惊到。中也为什么会被我抱着,为什么在我怀里,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太宰有点慌张了。
“呼~~唔~”啊,中也还在睡觉呢,阳光照在中也熟睡的小脸上“小小的,真可爱呢~”头向中也靠去“我也继续休息好了~”
————————
“啊啊!太宰你在搞什么,都已经中午了啊!”中也突然惊醒
太宰爬起来伸了伸懒腰“都怪中也睡的太熟了啦”
“你倒是叫醒我啊,真的是”中也快速走下楼
外面还是什么人都没有
“喂,太宰”
“嗯?”
“你说,敌人现在会不会在什么地方监视着我们”
“有这种可能,但昨晚最好的暗杀时机,他们却没有出现,看来他们是计划的。还是小心为妙”
“是啊”
中也摸了摸柱子,是纯木质的
“我说”中也看了看房子“我们把这里拆了吧”
“啊?”太宰一下子懵住了“拆掉?”
“这样不是省时间,而且可以吸引敌人出来吗”中也露出兴奋而又阴险的笑
太宰走出屋子“是个好办法呢,干吧!”
——————————
随着一声巨响,房屋完全倒塌,露出的是一个地下室
“看来这方法用对了呢”太宰跳了下去
是一个普通的药水房,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药水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中也指着一个瓶子
太宰正在研究药的成分“小心一点好,这些药全都是可以致死的毒药”
“诶!?”中也立刻松手,远离了药水“说话回来,这里好像也没什么特……”
此时一支弓箭飞来“太宰小心!”中也一把推到了太宰
箭刺破了好几个药水瓶。
“敌人终于来了呢”
“是啊,但这射击技术未免也太烂了”
“嗯?”太宰慢慢站起来“不对!中也快起来!”
被刺破流出的药水快速流动,侵蚀地板向中也他们流来。
太宰迅速拉上中也往上跳,才逃过一劫

——————————
“啪,啪,啪”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人,正拍着手摆出一副友善的样子“看来你们也不是杂鱼啊”
“你丫就是这个组织的首领吗”中也用恶狠狠的口气说话
“不不不,我只是一个干部”
“让我们去见你们的首领,可以暂时放过你”中也指着那个人
那人挥了挥手指“这可不行,你们可能没有见到首领的资格”挑衅了起来
“你说什么!?”中也被激怒到了,他朝干部走去
谁知从地上钻出了地刺,差点刺中了中也,还好中也快速地躲闪了“哼,这就是你的异能力吗”
“哼”顿时出现了许多地刺,又高又尖,把干部围了一个大圈,并且不停的扩展
太宰走过去“哼,这种地方”伸出手像以前一样对异能力进行无效化,可碰了上去,地刺并没有消失
“啊嘞?”太宰一下也惊住了。
“太宰,你也消除不了吗”中也也疑惑起来
“看来他的异能力并非变出地刺,而是从地里将地刺形状的硬土块退了出来,所以无法消除吧”太宰退了回来“呀嘞呀嘞,真是麻烦的能力,中也~交给你了”
说完,便推到了房子的地方
——————————————————
也许连干部都没有想到,这些地刺对于一个重力操控者来说算不了什么,才两三下。自己的地刺便向自己飞去
“什么?!”干部是震惊到了,但躲开了中也的攻击后却兴奋起来“能力是反重力吗,真有意思!”
他放出了更多的地刺,直接把他和中也围成一个半圆“来吧,如果你能打败我,就说明你们可以去见首领!前提是……你能活着回去!”
他不再是放出地刺攻击,而是直接发射出去,速度和杀伤力可不是一般枪械可以比的。
当然,中也也不是吃素的,他一边躲避,一边让他的地刺返回去和其他的撞在一起。这种情形进行了很久,虽说是对决,可现在也没有人受伤
“你这混蛋!”中也打碎地刺冲到了干部面前。重重的打了他一拳,同时也有刺刺入手臂。
一拳下去,双方又拉开了距离
中也一直在喘气,可恶,这个异能力太碍事了,根本无法近身啊……
而干部却丝毫不喘,毕竟他从开始到现在基本就没移动过。
“可恶,只能以硬碰硬了!”中也又跳了起来
这次他没有直接攻击,而是用大石块不停得去撞击把他们围住的地刺,很快这个包围圈便残脆不堪。
“喂喂,倒是攻击呀!”干部继续用挑衅的口气对中也说过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看到中也近身,比上次还要有力量
干部准备放出地刺了,诶?放不出来?
一只手拍着身上“好了,现在能力禁用哦~”太宰从缝隙中进来,使用了异能力无效化
“无效化了?”来不及管太宰,中也的拳头已经狠狠打在身上,直接把他打出了圈。
他被打倒在树上,慢慢站起,从口袋拿出的是,枪
“枪?你开什么玩笑,枪可对我没用”中也对此行为感到十分搞笑
干部走向中也方向“是嘛,不过很不巧”枪头突然转向了太宰“我的目标是他!”突然连发了好几枪,其中一枪打在了太宰身上
“唔啊……”太宰倒在了地上
“太宰!!”中也快速跑了过去“没事吧你!喂!”
“这个枪……中了……可不舒服呢……放了毒吗?”太宰捂着伤口
“太宰你要振作一点啊!”
“这种感觉……很微妙……呢……”太宰昏了过去
“太宰!”
“哈哈哈,这种麻烦的东西果然要马上处理掉呢,来吧,我们继续我们的战斗”干部这时开心了
“你这个家伙……”中也愤怒朝干部走去,握紧拳头
干部眼睛瞪了起来,这股杀气,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啊!”顿时周围的石块飞起,重力发生严重改变
“这股力量,和刚才不一样”干部吓到了,开始往后退
“唔啊啊啊”中也操控起附近的一切向他攻击去
这根本不是几根地刺可以防住的东西。
一下子,干部就被重重巨物压倒了
————————————
干部被灭了, 可中也的暴走还没有结束
这时太宰已从昏迷中醒来,发现了暴走的中也,朝他走去。
“啊啊啊啊啊!”中也发现有人来了,便蓄力向太宰攻击去。
太宰接过中也的手“异能力——人间失格”,中也的暴走停止了,倒在太宰身上
“为什么要用污浊”太宰小声对中也讲
中也带着无力的语气“你……还活着呀”
“啊,那好像只是麻醉弹而已,好像没什么毒”
“……”
“下次别这么乱来哦,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不也完蛋了”
“…………嗯……”
太宰看中也精神不好,开了个玩笑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不会更开心吗?”
“怎么可能会开心啊!”得到的确实虚弱中也的大喊
“诶?”太宰也愣了
中也在太宰怀中流下了眼泪“我不准你……这么快死啊……”
“中也……”
“混蛋太宰,我……我可不准你先死!”中也擦了擦眼泪
太宰凝视着,这个刚才还十分强大的人,现在竟为了自己的事哭了起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先死的~”太宰笑了起来
“嗯……”

“中也已经睡着了呢,果然用污浊太费体力了吗,真是的,你要是没有我要怎么办呢,哼哼~好啦,今晚就先带你回侦探社好了~♬︎*(๑ºั╰︎╯︎ºั๑)♡︎”

————————————END————————————

标题还没想好,先这样吧(1)

太宰治      武装侦探社社员
中原中也    黑手党干部
━━━━━━━━━━━━━━━━━━━━━━━
“太宰先生,中原中也刚才来找你了”敦推门而入。
“小矮子——找我?”太宰坐立起来,显然不知道为何。
这事社长走了进来:“是我的主意”拍了拍太宰的肩
“社长……你不会是和黑手党的……”太宰身上冒出冷汗,猜到了结局。
“没错,你们加油吧,详细的中原君应该会告诉你的”
社长离开,剩下趴在桌上不知是喜是忧的太宰:“又是联合任务……吗”

————
隔天
“太宰!你快给我过来,别慢吞吞的!”中也在隧道一头叫喊着。太宰并没有大声回应他,而是继续慢慢前行“你这混蛋!”中也骂出口来,朝太宰走去
中也将拳头打向太宰“喂!你在搞什么……”太宰抓住中也的手,直视着中也的眼睛并没有说话,眼神透露出无奈宠溺。中也也只是将手放下,被太宰紧握的手
“这次任务我们需要干吗”太宰开口了
“去摧毁一个组织的老巢”
“啊啦,那不是很容易死吗?”太宰突然来了劲,手滑向中也的手掌拉着中也跑了起来。
“喂!你慢点……握的太用力了啦!”中也无奈的喊叫着,露出了笑容
————————————
“就是这里……吗”太中二人望着一个简陋的房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
“嗯……”中也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太宰没有阻止的意思,跟着进去。里头什么人也没有,好像很久没被人使用过一样,到处都是蜘蛛网和不知是变异还是新品种的大蜘蛛。
“中也,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太宰摸了摸桌子,全是灰尘。
“不,BOSS交代的地方就是这”
……
两人陷入疑惑
“总之,先探索一下吧”中也走好了楼梯
太宰没有跟上,这里如果真的是标记的地点,没有人根本不可能,灰尘也多的夸张……难道……
“中也!小心点!”太宰向爬着楼梯的中也发出警告
“啊?”还没等中也反应过来,楼梯“砰”的一声倒塌
中也往下掉落(诶,摔下来不疼)中也睁开眼睛
“我说中也,你下次可要小心点哦”望了下周围,手?
原来刚才一瞬间,太宰冲过去,接抱住了中也
太宰炽热的双手抚摸着中也的擦伤“啊啊!放我下来”中也发现后立刻挣扎起来
“不~行~”要不是我接住你,你可要摔伤了哟,太宰得意的说着
“我本来要用异能力的,谁知道你一过来碰到我,不就失效了吗!?”中也双脚扑腾,试图挣扎
“但我接住了就是我帮了你,所以嘛~帮人帮到底 ,就由再下带你回屋吧”太宰看了下时间,已是深夜
中也嘲讽太宰“在敌人老巢过夜,你胆子真大”
“不是有你在吗”太宰笑了笑
“啊……我……”
“还是说?你怕了?”太宰用一种嘲笑的口气
“谁……谁怕了!!待就待!”看来激将法有效了
——————
太宰抱着中也来到二楼的房间
“等一下”中也的脸一下暗下去“好像……只有一间房间…”
“啊?……”太宰愣了一下,踹开门走了进去
“这张床……挺大的吗”太宰对中也露出微笑
中也慌了起来:“你……你不会是想……”
“没办法的吧…”太宰把中也带进房间,放在床上
“将就一下吧,反正没什么”摆出了一副自己也很无奈的样子
“唔………………”中也在原地发愁
——————
深夜
一件简陋的房子中的一张双人床
两个昔日好友
中间还隔了一条缝……
——————
“太宰,我可警告你,不可以做奇怪的事!”中也把念了十几遍的话又说了一次
“我会对你干什么啊”太宰把念了十几遍的答语也又说了一遍。
“就是……”中也的脸红起来“就是很色情的那种东西!”
“也就是说,色情类的不对你做就好了吗”太宰重复了一遍他说的话
“是,但是如……”中也说到一半,两只手臂伸向他,紧紧抱住他。
“太宰你!……”     
“我很冷的说,借我暖和暖和嘛”太宰小声说到“这样更容易睡着不是吗”
“太宰!我说的事情也包……太宰?”中也叫唤着太宰,可太宰没有反应
“呼——呼”耳边传来了太宰的呼噜声 这家伙,已经睡着了吗……
中也看了看围在腰上的手,将手放在上面“什么嘛,他身上不是很热吗,哪里冷了……”
抓着太宰的手,中也跟着睡着了
………………………………